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王其華畫葡萄有什麼特點

我畫葡萄從師蘇葆楨先生。蘇先生是畫葡萄的名家,作品有獨特的風格,在西南有“蘇葡萄’的美譽。我畫葡萄受蘇老師影響但又與蘇老師不同。我是把嶺南派與傳統的寫意花鳥風格結合,又融入了西畫的一些技法。


  在畫葡萄的果實時,我吸收了西畫中光與色的表現方法,同時運用了西畫體面造型的方法,充分運用水墨畫中的水和西畫中的色,使葡萄珠粒飽滿、立體晶瑩。一粒葡萄兩筆,落筆成型,既有明暗又有虛實,同時兼顧紫中有綠、綠中有紅的色彩變化。葡萄珠上的高光儘量含在葡萄中,太露則失真像玻璃。葡萄霜的表現,用石綠、石青調入畫葡萄的紫、綠色中,能將葡萄畫得剔透晶瑩、漿水欲滴,同時也有霜感。這樣畫出的葡萄不失國畫傳統又有西畫的特點。葡萄的葉子運用了寫意畫中有無相形、虛實相生的畫法,注意水墨淋漓的效果。有時也用些自然形成的肌理以增加畫面的氣氛。

  畫葡萄枝幹最見筆,畫枝幹用中鋒,也可以草書筆法寫枝,因為它是—幅畫的骨架,也是“勢”的表現。畫面中筆墨多而不滿,色重而不滯,濃而不妖。生活是五光十色、五彩繽紛的,我畫畫喜歡用色,但是並非亂用色,這得益於西畫的色彩理論。比如“萬綠叢中一點紅”是“萬”和“一”、“紅”和“綠”的對比統一。在國畫中既用了傳統繪畫一多一少的對比,又用了西畫中的對比色規律。中國畫論中的隨類賦彩與西畫的色彩學說,這兩大用色領域的有機結合,可以出新法,可以在繪畫中開闢無窮盡的用色天地。

  傳統的花鳥畫歷來就有比擬、歌頌、象徵的表現手法,我畫葡萄經常題為“春華秋實,,、“碩果累累”、“瓊漿玉液”、“翡翠晶瑩”“色重香濃”、“紫氣東來”等等,欣喜收穫時於畫面題寫“仰觀春華茂,俯看秋實成”。寫其豐收望而生津的累累碩果,寫其不炫浮華甘於枝葉下、俯首謙恭的君子風範,寫其團結凝聚、不自矜誇同登圓滿的境界。

  西畫與中國畫有著學習、借鑒、吸收、豐富的相互作用。學習西畫的一些繪畫理論和技法,的確是使中國畫出新的方法之一,但是硬套、照搬也是不可取的。從其他姊妹藝術形式中(如戲劇、電影、音樂、舞蹈等)吸收借鑒有益的東西,可以豐富自己的思維想像和藝術創造力。

  生活是一切藝術創作的源泉,熱愛生活、紮根生活、歌頌生活、奉獻於生活。當今花鳥畫也和其他畫種一樣,喜歡的人多,畫的人也多。我們要加倍努力創作出新的力作,奉獻給時代,奉獻給廣大讀者。
返回列表